工作菌株的保存和使用方法

     从1990年第一篇核酸适配体的文章发表,距今已经近30年的时间。最早是由Craig Tuerk 和Larry Gold在Science发表了相关研究成果,预测T4DNA polymerase可作为蛋白质配体,并首次提到SELEX;同一年,Ellington,A.D.和Szostak,J.E.affinity命名aptamer,确认RNA有完整的配体结合位点,预测保守序列区的结合和催化功能;1992年Bock LC、John Toole JJ首次筛选凝血酶ssDNA,ssDNA不存在生理作用,但却具有抑制凝血酶催化纤维蛋白凝结的功能。至今,已经有2000多种靶标被报道。人们常将核酸适配体和抗体进行比较,是因为两者具有很多相似之处。两者都具有亲和性和特异性,都可与靶向目标特异性结合,并因此特性应用于生物医学领域。 随着筛选技术研究的发展,越来越多的把分子获得高亲和力的、高特异性的适配体,具有广泛的应用前景,特别是分子识别检查的领域。与成熟的抗体实验相比工作菌株,目前适配体可以补充抗体性能的不足,但是不能完全取代抗体。

      核酸适配体之所以受到广大研究人员的关注,是因为其“可以做抗体不能做的事”。核酸适配体的作用本质是核酸分子折叠形成特定三维结构而与生物靶标高亲和力、高特异性结合,具有与单克隆抗体相似的亲和力与特异性,同时又具有抗体无法媲美优点。核酸适配体的优点包括: 亲和力高,特异性强; 易于制备,可通过化学合成制备、改造与标记,可在体外筛选,可高通量获得;免疫原性和毒性低; 目标靶范围广,包括离子、小分子、多肽、蛋白质、细胞、组织切片等; 化学结构稳定,不易受pH、温度等环境因素影响而变性; 容易修饰,可操作性强。 以上这些优点使其在生物医学领域具有广阔的应用前景,因此在基础研究及应用研究领域均呈现了快速发展的趋势。核酸适配体发展将近30年的时间,但仍有很多问题,阻碍了其实际应用的脚步。 例如体内表现很差,在血液中易被降解;核酸分子结构太小,肾清除速度快,作为药物时药物动力学性能差;核酸适配体作为核酸分子探针,化学作用力非常有限,增加了不易被结合的靶标分子的时候筛选难度,且灵敏度不够高;利用适配体发现靶标时,缺乏高通量筛选及鉴定的方法;作免疫组化应用时,可用的特异性适配体还较少,临床应用不受认可,亟待推广等等问题。2019年5月25日,在谭蔚泓院士的支持下,北京核酸适配体交叉技术学会成立,这是核酸适配体研究领域的第一个学术组织,聚集了北京各大高校、科研院所的研究人员,共同致力于核酸适配体的发展。 有人说,核酸适配体的“春天”就要到来。过去十年,越来越多的科学家积极投身到核酸适配体的研究中来工作菌株,使得该领域得到了迅猛发展。希望通过科学工作者们辛勤的付出,核酸适配体能够早日实现从基础研究到实际应用的跨越,真正迎来“春天”。

除非注明,发表在“质控菌株”的仪器信息『标准质控菌株应用范围』版权归质控菌株_admin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为“本文转载于『质控菌株』原地址http://ganzaoji17.com/post/198.html